關閉
拉蘇榮:幸遇良師,教我從藝更教做人
發表時間:2018-09-19來源:中國文明網

  轉眼到了1962年,15歲的我進入了變聲期,唱出來的聲音總是很奇怪。正好那年烏蘭牧騎開始精減人員,總是“唱不好”的我被辭退了。

  父親得知我并不是因為業務能力不行而被辭退,他便每天安慰我、鼓勵我,勸我不要灰心。他說:“既然選擇了藝術這條路,就要堅持走下去。”同年,我報考了區文工團,雖然并未錄取,但招考老師見我底子還不錯,便將我推薦給了內蒙古藝術學校的莫爾吉夫老師。說起這位老師,直至今日我依然很感激他。因為當時的我正處在變聲期,練聲是很難練好的,他沒有讓我直接去學聲樂、練發聲,而是讓我跟著色拉西老師學拉馬頭琴。他告訴我,馬頭琴是長調的伴奏樂器,與長調的關系非常親密,就像孿生姊妹一樣,馬頭琴學好了,長調才能唱得好。這段學習經歷既讓我以積極的心態度過了變聲期,更為我日后在長調演唱上奠定了堅實的基礎。

  變聲期過后,我正式開始學習長調演唱,為了能在專業上取得更大進步,我當時特別希望能得到蒙古長調歌王哈扎布老師的指導。然而,由于當時特殊的歷史環境,哈扎布老師怕影響牽連我,一開始沒有答應我的拜師請求。但是成為哈扎布這樣的歌唱家是我一直以來的夢想,我不會輕易放棄。

  于是我偷偷找了很多哈扎布老師的唱片,有些唱片被毀壞,我就悄悄粘好,趁著沒人,跟著唱片學習。有一次,我把這些自己收集的唱片放給哈扎布老師聽,他既意外又感動,當下便說:“行了,從此以后,你就是我的徒弟了。”這樣,我便成為了哈扎布老師的第一個弟子。

  哈扎布老師不僅教我唱歌,更是我藝術道路上的指路明燈,他有句話讓我至今難忘,他告訴我“無論在哪里演唱,頭腦中要有草原、氈包、馬牛羊、牧民,這樣,歌曲的節奏、曲調、色彩、才會有草原的味道,有對牧民的情感。”

責任編輯:楊 學靜
【糾錯】
在線評論
用戶昵稱:   匿名 在線評論選件用戶手冊     請遵紀守法并注意語言文明……
驗證碼:           查看評論
相關稿件
新時代加油干
文明影音
文明創建
先進典型
志愿服務
網絡公益
文脈中華
書讀中國
留言文章地址:http://comment.wenming.cn/comment/comment?newsid=4835705&encoding=UTF-8&data=AEnJeQAAAAcAALVnAAAAAQAz5ouJ6IuP6I2j77ya5bm46YGH6Imv5biI77yM5pWZ5oiR5LuO6Im65pu05pWZ5YGa5Lq6AAAAAAAAAAAAAAAuMCwCFAo3pupYECragKVZ7_MpjXyhz3dzAhRaw2Rn3jqGvf4m33Eca8OvkOdGpA..
留言查看地址:http://comment.wenming.cn/comment/comment?newsid=4835705&encoding=UTF-8&data=AEnJeQAAAAcAALVnAAAAAQAz5ouJ6IuP6I2j77ya5bm46YGH6Imv5biI77yM5pWZ5oiR5LuO6Im65pu05pWZ5YGa5Lq6AAAAAAAAAAAAAAAuMCwCFDw_u60mWig3hXyd_-hU_8jSqOCcAhR4HqTQQvKHfwdx0ZdLeWa9miF0DA..&siteid=7
真实赛车3最新版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