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閉
拉蘇榮:長調人生
發表時間:2018-09-19來源:中國文明網

  他,是蒙古族人民心中的歌王,半個多世紀致力于蒙古長調的傳承和發展;他,是中華優秀文化的傳播使者,將民族藝術帶到20多個國家和地區;他,多年潛心民族音樂理論研究,論文填補了我國少數民族聲樂理論的空白。本期《深入生活 扎根人民——文藝名家講故事》欄目對話男高音歌唱家拉蘇榮。

  長調是蒙古民族最具代表性的聲樂。在歷史長河的發展進程中,蒙古族人民創造了自己獨特的游牧文化,而蒙古長調則是游牧文化中一朵永不凋謝的花朵。哪里有草原,哪里就有長調,哪里有牧人,哪里就有長調。

  烏蘭牧騎,帶我走上藝術之路

  20世紀50年代,內蒙古牧區地廣人稀、交通不便、通信落后,農牧民精神生活比較匱乏。內蒙古自治區文化局決定組建一支裝備輕便、人員精干、便于流動的小型綜合文化工作服務隊,深入牧區開展文藝宣傳工作,以豐富農牧民的文化生活,這支隊伍取名為“烏蘭牧騎”。這個名字是從蒙古語翻譯而來,意思為“紅色的嫩芽”,大家是希望這支紅色文化工作隊,能活躍在草原農舍和蒙古包之間,全心全意為農牧民服務。每當聽人說起這些,我就對烏蘭牧騎有著特別的向往,希望有一天能真正見到他們。

  終于有一天,烏蘭牧騎來我們公社演出,那天所有的一切,在我眼里都是那么新鮮、那么美好,令我至今難忘。那時草原上沒有電燈,演出團隊就用汽燈打著光,給牧民們唱歌、跳舞,燈光打在他們身上,是那么的亮、那么的美。那些烏蘭牧騎的隊員們唱得是那么的好,聲音是那么的嘹亮,當時我就立下志愿,有一天我也要像他們一樣。

  沒想到機會很快就出現了。那時烏蘭牧騎除了開展文藝演出外,還會定期給牧民放電影、理發、授課、送醫送藥,深受廣大牧民的喜愛。因此,烏蘭牧騎的隊伍也在不斷發展壯大。1960年,烏蘭牧騎在全區招人,正好我就讀學校的校長認識伊克昭盟(現鄂爾多斯市)杭錦旗烏蘭牧騎的隊長,便推薦我去參加面試。面試時老師看了看我說:“聽說你會唱歌?那你唱一個。”當時我人雖然小,但是膽子可不小,立馬回答說:“唱就唱,我才不怕呢。”面試就這樣通過了。于是,13歲的我走進了伊克昭盟杭錦后旗烏蘭牧騎,成為那里最年輕的隊員。

  幸遇良師,教我從藝更教做人

  轉眼到了1962年,15歲的我進入了變聲期,唱出來的聲音總是很奇怪。正好那年烏蘭牧騎開始精減人員,總是“唱不好”的我被辭退了。

  父親得知我不是因為業務能力不行而被辭退,他便每天安慰我、鼓勵我,勸我不要灰心。他說:“既然選擇了藝術這條路,就要堅持走下去。”同年,我報考了區文工團,雖然并未錄取,但招考老師見我底子還不錯,便將我推薦給了內蒙古藝術學校的莫爾吉夫老師。說起這位老師,直至今日我依然很感激他。因為當時的我正處在變聲期,練聲是很難練好的,他沒有讓我直接去學聲樂、練發聲,而是讓我跟著色拉西老師學拉馬頭琴。他告訴我,馬頭琴是長調的伴奏樂器,與長調的關系非常親密,就像孿生姊妹一樣,馬頭琴學好了,長調才能唱得好。這段學習經歷既讓我以積極的心態度過了變聲期,更為我日后在長調演唱上奠定了堅實的基礎。

  變聲期過后,我正式開始學習長調演唱,為了能在專業上取得更大進步,我當時特別希望能得到蒙古長調歌王哈扎布老師的指導。然而,由于當時特殊的歷史環境,哈扎布老師怕影響牽連我,一開始沒有答應我的拜師請求。但是成為哈扎布這樣的歌唱家是我一直以來的夢想,我不會輕易放棄。

  于是我偷偷找了很多哈扎布老師的唱片,有些唱片被毀壞,我就悄悄粘好,趁著沒人,跟著唱片學習。有一次,我把這些自己收集的唱片放給哈扎布老師聽,他既意外又感動,當下便說:“行了,從此以后,你就是我的徒弟了。”這樣,我便成為了哈扎布老師的第一個弟子。

  哈扎布老師不僅教我唱歌,更是我藝術道路上的指路明燈,他有句話讓我至今難忘,他告訴我“無論在哪里演唱,頭腦中要有草原、氈包、馬牛羊、牧民,這樣,歌曲的節奏、曲調、色彩、才會有草原的味道,有對牧民的情感。”

  牧民深情,是我生命中最寶貴的財富

  1968年,我從內蒙古藝術學院畢業,重新回到了夢開始的地方——烏蘭牧騎,這讓我更珍惜每一次演出的機會。雖然當時的條件比較艱苦,但是我們總會想辦法去克服。牧民在哪,我們的舞臺就在哪里。為了讓演出達到更好的效果,我就從草原采來野花布置舞臺。草原上的蚊蠅特別多,有的時候唱著唱著,蒼蠅就飛進嘴里了,我們就吐掉繼續唱。有的時候正在吃飯,有牧民過來看節目了,我們就立刻放下碗,為大家表演。雖然這樣的日子挺辛苦的,但當看到我們的節目深受牧民喜愛、每次來演出時大家都奔走相告時,看到牧民們把舞臺擠得水泄不通、一次又一次要求加唱一曲時,看到牧民們待我們如親人、把自己的毛巾拿給我擦汗時,我就覺得一切付出都值得。牧民的深情,是我人生道路上最寶貴的財富和收獲。

  傳承長調 讓“雛雁”在草原長歌高翔

  蒙古族人民信奉太陽。在我十來歲的時候,鄰居有一位老爺爺,每天都會在太陽即將升起的時候,來到一個土坡,面對著太陽升起的方向伸開雙手,仿佛托舉著太陽緩緩升起,隨之歌聲慢慢展開,“嗚咳......”這便是長調中最古老的基礎聲調。這些聲調不需要刻意去學習,因為這是我們蒙古族人民自古就傳唱的東西,這是民族的記憶,是流淌在蒙古族人民血液里的藝術DNA。而我作為長調的傳承者,有義務將這古老的藝術記錄下來,并用我所學到的知識將其傳承發揚。

  因為長調是一種口傳文化,但人們在口傳之中往往容易丟失一些元素,這樣傳下去的長調就越來越不正宗。于是我便有了將長調藝術、長調文化用文字記錄下來的打算。1993年蒙文版《人民歌唱家——哈扎布》終于出版了,這本書傾注了我很多的心血,他不僅是記錄了我的老師——哈扎布傳奇一生的一本書,還是記錄長調歷史發展、文化內涵、演唱技法的一本書。我希望通過這本書能將長調文化更詳盡地保留下來,為長調的傳承做一點貢獻。每年,我都會回到內蒙古藝術學院為學生們授課,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,讓更多年輕人喜愛上長調這門古老的藝術。

  哈扎布老師晚年經常吟唱一首歌——《老雁》,歌中的老雁離開了他心愛的草原,留下的只有陣陣雁鳴聲,那是回蕩在草原上響徹天際的長調,這是老師的使命,更是我的使命,傳承長調的重任我責無旁貸,希望在遼闊的草原上,會有一群又一群的“雛雁”在長歌高翔。

  嘉賓簡介

  拉蘇榮,1947年6月出生于內蒙古鄂爾多斯,蒙古族,中央民族歌舞團男高音歌唱家,國家一級演員。國家級政府津貼獲得者。1960年加入烏蘭牧騎,從此走上舞臺藝術生涯。代表作有:《小黃馬》《森吉德瑪》《啊!草原》《北疆頌歌》《錫林河》等。

責任編輯:楊 學靜
【糾錯】
在線評論
用戶昵稱:   匿名 在線評論選件用戶手冊     請遵紀守法并注意語言文明……
驗證碼:           查看評論
新時代加油干
文明影音
文明創建
先進典型
志愿服務
網絡公益
文脈中華
書讀中國
留言文章地址:http://comment.wenming.cn/comment/comment?newsid=4835658&encoding=UTF-8&data=AEnJSgAAAAcAALVlAAAAAQAY5ouJ6IuP6I2j77ya6ZW_6LCD5Lq655SfAAAAAAAAAAAAAAAuMCwCFCrxZZvhscewvxa1n7BT1FIgarHyAhQFUH-C73LceEEyK05QSyLUkOwDKg..
留言查看地址:http://comment.wenming.cn/comment/comment?newsid=4835658&encoding=UTF-8&data=AEnJSgAAAAcAALVlAAAAAQAY5ouJ6IuP6I2j77ya6ZW_6LCD5Lq655SfAAAAAAAAAAAAAAAvMC0CFGg25ixMUVLIbwsvdTamTrmpEJyxAhUAlRyMh5T4t1-N5F4Htw-cHrGZbDw.&siteid=7
真实赛车3最新版本